网站首页| 资中县| 经开区| 网络电视| 新闻中心| 内江新闻| 国内国际| 房产| 旅游| 教育| 美食| 汽车| 医卫| 体育| 娱乐| 团购| 囧图|

拈花剪夏

【发表时间:2019-07-10 15:36:17 来源:】

我不愿忘,那年同看郎骑竹马来,那年独我信手拈海棠,那年同舞银光破红月,那年独我挥毫作牡丹。

竹马破败,海棠作酒,红月碎尽,牡丹开遍。问君归期何日?相思之泪涤净戏服,竹椅之上,胡琴奏上一曲,君方可和着唱上一曲。

一曲不散。

——题记

染花

华灯初上,你捧着崭新的戏服站在我面前,咧着嘴笑,露出尖尖的犬牙,高兴得像个孩子。不,你本就是个孩子,只是有着一颗和年龄不符的心。我第一次见你那么开心过。

你说,我若愿写,你便愿唱。那时候,再厚的油彩,都盖不住你剔透无邪的心。

你家楼下种着海棠树,每逢那个季节,细碎的雨就要打落粉色的棠花,落到案上,沾了墨,脏了了宣纸。你卸了妆,褪了一身风尘,便执笔在那树下作画。画海棠,画古镇,画属于你的年华。

那是你身为江南儿女的心性。

那时你调皮,蘸了墨抬手便染枝上海棠,骄傲地抬起下巴,道此乃着粉染墨而登场,是为不凡。

我不懂,记忆里的你染了花。愈发妖艳。

唤月

十五的月亮,十六方圆。

邻里围坐,看你着戏装,牡丹亭唱得嘹亮。这可当真是惊梦了。戏终,你换了一席白裳,招惹一身月华,独坐在树下,看着天上玉盘,喃喃着什么。依稀听到你说,月红将碎。

是夜,月真的红了。好像在血里浸过一般,红得妖艳,镇了满天星光。

你突然大声喊着,不顾一切地喊着,直到声音嘶哑,被人带回家。一整夜,哭声都没有停下,后来有人说,那轮月裂开了,逐渐消失了,好像碎去了一般。

在那之后的你变得寡言冷漠,偶尔与我对话,语气也如同命令一般。只记得你说,既然喜欢,就不准把笔放下。

我似懂非懂,记忆里你唤碎了月。如水清冽。

断竹

离别的夜,谁又被银光灼伤了双眼。那是我第一次看你执刀,雪亮的刀光和着风狂舞,耳畔尽是青竹断裂的声音,那样绝望,那样悲伤。

第二天,那棵老海棠树被机器连根拔走,运到别的地方焚毁了,庭院里除了枯竹条,还有未干的花枝。

你也不见了。连冷漠的容颜都不见了。心里的悲伤被填满,一点点溢出来。滴落在地上,响起另一个时空的对话。还记得吗……年幼许诺要一起看海棠花妖。如今你已离去,海棠不在,花妖何来?

那个竹断尽的夜晚,好像听到你在风中说:破竹,就此不见。你要走下去,笔可落,不可放。

这一次我却懂了,记忆里你断了竹。执念皆散。

如今我还在原地,拈着记忆里的花,盼着一个再不复返的夏。为一个走远的人,守着一段独特的记忆。笔未放,墨不曾干。

初二:杨登雪


相关阅读:
亚博平台 www.juheweikeji.com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